六月三十日记

是月,罹肺疾,嘱勿操劳,遂改易作息。至周末无事,常流连于元大都城垣遗址,读书度事,躬省自行,有感乃作。

病闲无所释

故城独往行

松槐连峦翠

兰蕙映阶青

昔尊金玉台

今唤北土城

不鉴百姓志

帝国亡复兴?

六月三十日于元大都城垣遗址碑前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记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69 Responses to 六月三十日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