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4日记

  发现自己离开电脑,连日志都没写不下。以前在大一的时候,自己在树下的凳子上用纸和笔这样写着:对于我来说,纸张和笔墨就是倾诉的对象和声带,学了这么多年计算机,却依然不习惯用键盘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。现在想想,不习惯还是因为用的少,当你真正天天面对某个东西,即使不喜欢,也会慢慢适应。
  周六去深圳,原本是这样打算的:
    1、把CFAN给的优版证书从邮局取拿回来
    2、公司一起报名的体检做了
    3、看看原来住在一起的同事们
  然后就当天晚上回来。我6点起床,吃饭,就搭公车去车站等往深圳的车,结果公交线路不熟的我杯具的坐反了方向,于是又花钱打的到车站,还好没有迟到,8点发车,到深圳10点半,在google地图上看过体检中心的地方,依靠太阳看方向的我遇到阴天,杯具的迷路,这对我方向感很是打击。最后还是做公车去体检中心,结果我又一次的杯具,人家说,过10:30就不能抽血化验,所以你的体检项目今天没办法做,后天周末休息,大后天清明节放假。我只好一个人闷闷的去取邮件,然后给同事们打电话,一起出去吃饭。
  见到熟人大家挺热的聚在一起,去外面吃桌菜喝点酒,最后说好我买单的,钱也付了,但是让丁老师把找零抢去,硬是把我付的钱如数给我,真让人不好意思。然后我说下午要回珠海,他们怎么都不让,说晚上一起逛街,帮我挑件好衬衫,热情难却,就打电话把返程票推一天。正要准备出去逛都时候找不到丁老师,去房间找他,他睡着了。叫醒他,说是怪我,每次喝都是一杯见底,有点醉。其实我们只喝三瓶啤酒,而且估计有一瓶半是我喝的,可能是喝的太急。明哥还跟我说,山东大汉就是豪爽,刚来就喝倒一个。我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就说,要不然咱哥俩啥时候也整点。这个武汉血统的东北人说,行阿,整啥。我说要整就整东北的烧刀子。明哥立刻说武汉人整不了那个,但实际上是因为我知道他喝白酒住院几次才敢这么说。
  明哥籍贯不清,因为他说在需要的时候他既可以是东北人,又可以是武汉人,这种不确定状态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有用,例如在跟东北人唠嗑的时候,例如在要提到喝酒的时候。明哥是我同事菲美女的男朋友,其实他也在我们公司呆过,而且正是如此才认识了那位美女,进而成为目前的关系。但是明哥其实是一个文学青年,而不是程序员,他说他写程序实在写不下去了才去写文章,然后我就告诉他,我是小说实在写不出来然后去学计算机,真是患难兄弟。明哥是个很热心的人,看到我的证书就问我干版主多长时间,我回答,高中就开始,大学由于个人原因报停一段时间,现在又继续做。又问有工资吗?我说自愿的,个人兴趣。明哥开始唏嘘:看着你就好像祖国的花朵(这话他经常用来比喻我)这么纯洁,以前我在网易文学社区做版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,分文不取,但是现在后悔阿,那时候网络文学刚刚兴起,网易的文学版块很火爆,凡是新小说都想火都得去打个广告。你知道吗,一个置顶帖子,一周时间,可以让你入账1800,你要是想赚这个钱,我认识传媒公司的,帮你接活。我笑笑说,呵呵,年轻的时候没有经济压力自然不会考虑这些,我只是兴趣。谈到文学,明哥最喜欢朦胧诗,最崇拜顾城,还有海子,北岛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。文学青年,我这么说。而他说,只是个卖字的。
  然后一起去买衣服,出门的时候明哥对我说,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。我说帮女士提包。恩,很有悟性,我像孩子一样被夸奖一番。明哥是个很挑剔的人,菲美女如是说,他只穿Jack.Jones H&M … 这几个牌子。我觉得自己很孤陋寡闻,因为从来不晓得这些东西。我以为我小资,到此时才发现原来明哥才是真正的小布尔乔亚,自然,他懂得什么是布尔乔亚,不像我,第一次看到这个词还以为是外国人名,上网搜索一番才知道真正含义。到了商场,女士们看来看去总是精力十足,我和明哥则无无聊的打着哈欠或者对周围来来往往的女人评头品足。明哥对女人很有一手,无论菲美女对明哥说想买什么什么衣服,明哥总是一句“你看周美女买几件,你就买几件”打发过去。我寻思着万一她俩互相攀比怎么办,但情况是逛到最后,两位女士空手而回。
  后来就到男装店,全是一些我不认识的英文名字,动辄成百上千的衣服遍地都是。来到Jack.Jones,明哥和菲美女挑了件紫色的斜纹短袖衬衫,说让我试试。我说紫色的阿,挑战一下吧,他们都笑。我和明哥都去换衣服,出来之后他们纷纷说好看,明哥边整理我衣服边说:菲美女就喜欢紫色的,不过你个子高,挺肩,标准山东大汉,而且皮肤白,这件衬衫你穿着挺好,这胡子一刮,上面两个扣子和下面的一个就解开,才叫休闲,再叼根烟,咱们俩这么一上街… 话没说完就让菲美女打住,你别教坏小孩子,小吕觉得这衣服怎样。我说还不错多少钱,这个价格比较震惊348大洋,不打折,但满499,再加99块送牛仔一条。明哥也挺喜欢这件的,想买,说咱们都买了,穿出去就是兄弟服,这牛仔你也正好可以试试。我也觉得挺好看的,于是就一咬牙一跺脚,买!这就是所谓的血拼。国人能耐很大,一个shopping居然音译的这么有滋有味。这下子血真的拼光了,再此郑重感谢金山公司包吃包住的优良政策才能让我下此决心。
  买完之后我极其杯具的发现找不到手机。于是大家都帮我,不过没有找到,还好我有两个手机,于是就挨个给通讯录的人发信息报停丢失的手机。这么一搞大家也没有多少心情买东西,随便逛一下就去吃饭。饭店的名字更是极其震惊,大大的俩字“便所”。进去一看,call,坐的都是马桶,桌子是浴缸,浴缸里面还有个附带小强的便便玩具,菜的名字也是异常反胃。说实话自己并不喜欢这里,虽然很新颖,但是进食欲望全无,不过大家都很兴奋,我也不好表达,好在上餐之后,味道还可以,不过最后的冰激凌味道很一般大家都吃不下。最后有特色项目:摔盘子,据说可以缓解压力。女士优先,看完美女们小心翼翼的动作后,我和明哥带着头盔上场,每人四个(菲美女从没有摔碎的盘子堆里捡的)半分钟搞定。出来的时候,心想,吃完便便,果然是要发泄一通比较爽,人阿,真是莫名其妙。我想自己应该不会再来这个恶心的地方。
  杯具的没有赶上10点的末班地铁,但赶上公交,回到屋子,钟美女告诉我,手机在她房间。我于是在想,这到底是杯具洗具怎么混乱成的一天阿!
  洗完澡就已是周日。打开QQ,给她发信息说自己花很多钱买衣服,她让我注意节制。又说她很冷,手指头和脚丫子都很冷。我说可以多喝点热水,帮你哈下手,如果不怕痒的话可以帮忙搓下脚。她说可以考虑让我啃下脚,自己又不是恋足癖,就回应红烧之后会咬一口尝尝。让她注意保暖,一个人在外面感冒的话特别麻烦,她也这么对我讲,然后就是悄然无声,直到2点,我说我要睡了,你别熬太晚。她说:安安。安安,于是一夜无梦。早上7点多她还在,道完早安就音讯全无。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习惯她的昼伏夜出,她的突然失踪。如果面对一个东西时间久了,即使你不喜欢,也会慢慢适应。这句话用起来挺合适的,就算难过,也会慢慢适应,每次都难过,也不会觉得更难过。
  周日出来的很晚,和两位女士买菜回来做饭,吃饭的时候明哥说,以后找媳妇不要找这种缺心眼的,找精明一些的,能帮你事业上一个台阶,不像我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。钟美女就白他一眼,明哥接着说,不过傻也有傻的好处,我说什么就是什么,要知道东北好多爷儿们都是妻管严。其实钟美女性格也不错,脾气好,不小心眼,待人热情大方而且最重要的是明哥说的听话。每个人都喜欢不同的性格,我喜欢的是什么,这个恐怕只有遇到才能真正明白。要回来的时候,菲美女还给我带水果和面包,明哥说,好不容易回趟娘家,带点东西回去。在珠海发达啦别忘记我俩就行。我笑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在车上,后面坐一对情侣,听他们说话是大学生,北理工珠海分校的。男的好像是电子工业设计专业,跟她女朋友聊的热火朝天,聊他以前做的设计,说用到一种光感材料,光线强的时候导电性能强。那女人就说,那有什么用,你太阳越大灯越亮阿。男人说不是阿,你可以做一个翻转电路嘛,翻转过来之后就变成光越强电路电流越小。然后女的问怎么做,男的就说别的方面。说了一会女人又循环到这里,男人又跳转,如此反复。我听的实在郁闷,心想阿,我这个大学物理“白卷英雄”都知道用三极管可以搞定,亏还是北理工的研究生,看来哪个学校都有混吃混喝的。很多时候,你说这女人真是奇怪,只要男人说的好听这就不顾其他。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只要女人长的漂亮,或者稍稍诱惑一下,就立刻陷进去。到头来都是空欢喜一场,看清真面目之后,受不了的就劳燕分飞,还能忍受的就走进爱情的爱情的坟墓,人性的杯具的使然。
  同坐的是一个的小丫头,但起初我以为是男孩子,穿个衬衫,学生头,听着歌,挎一个满是刺儿的包,直到有人来收车票钱,她开口说话我才知道。一路上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,不过半路她睡着了,随意的把握着手机的手搭在我腿上。真是个不小心的姑娘,也不怕别人把手机拿去。她的手很小,看起来跟我初中的妹妹差不多大,估计是个90后,大概16、7岁高中生的样子,丫一个人就出门,胆子也挺大的。但另我惊诧不已的是人家在北师大下,难道是个研究生,震惊!
  下了车,吃了饭,冲了凉,洗了衣服床单来上网。又想到她说我是邋遢大王,因为我只有一个床单。那时我刚到深圳,没买什么东西。下车回来的时候有个商店在甩卖,进去花100元买的纯棉四件套,心想这下就不能再算邋遢。给她发信息,没有响应不知道是忙还是不在。于是自己就开始写日志,两天没有写,流水帐一大篇,洋洋洒洒,也没有什么主题。她说,不喜欢看博客,雕琢的太明显。我不知道自己的博客有没有雕琢,因为我不知道这是写给谁看的,给自己?给以后的自己?给网友?给父亲?还是给她?如果是给自己怕是没有必要写这些东西,给以后或者给别人无论怎么写都不免雕琢,因为文字再详尽也是人写出来的,人写出来就要组织语言,组织语言就是在雕琢,剩下的就是技巧和功力的问题。我相信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在每个人的故事中自己都是主角,只是有人可以写出来,有人可以唱出来,有人可以演出来,而那些剩下的故事就随着剩下人在时间的长河中销声匿迹。不是他们没有故事,是不曾想到去讲或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讲。博客这个东西很方便记录一些事情,而且我,看的最多的,是技术博客。
  就像写程序一样,写文字也很消磨时间,不知不觉已经从1点写到5点。不知道她的不回信是不是代表着她在睡觉,而这我也是我希望的。想到父母,他们也应该睡着了,那么,每个人,安安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记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6 Responses to 4月4日记

  1. 大D says:

    凌晨4时54分 呃 D大注意身体啊 晚12点以后肝胆就开始休息了 不注意下作息时间很麻烦就算12点的时候眯十五分钟也是对身体很有好处的…

    • davelv says:

      回复 bugsonglinux:谢谢小D同学。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,但是她神经衰弱,晚上睡不着。于是我只能跟她说,多喝白开水。

      • 大D says:

        回复 davelv:神经衰弱…嗯…说出来不怕D大笑话…那个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留下记忆的那个她…她偏头痛…所以我在半年之内看了N本的养生、中医、穴位之类的书…一会给你个调理方法…

      • 大D says:

        回复 davelv:嗯…足底的穴位不好叙述总之每天热水泡泡脚,然后热姜水早晚空腹喝一次。大枣十枚,枸杞十五克,水煎半小时,在把俩鸡蛋打进去,等熟了。吃掉。一天两次…这样能缓解下…至少晚上可以好好休息了…

        • davelv says:

          回复 bugsonglinux:小D同学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感情经验还是有的嘛。太感谢你的方法了,我这就去跟她说。感谢感谢,再次感谢。

          • 大D says:

            回复 davelv:谢什么嘛?都是朋友…在说我那有什么感情经验…只是想呵护她对她有向心力而已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